兴高采烈的就将刚才的猜疑给抛到了脑后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银航国际1960注册网 发布时间: 2018-04-04 18:30
原来顾师傅长的如此的英俊啊,剑眉笔挺,眼不怒自威,唇不点自朱,光从扮相上就足可以称得上一句:京城第一帅小生啊!可是通身却没有了半分艳丽,只剩英挺。
 
    台底下的那帮子二世祖们,第一眼就直接看傻了,等到场上的顾铮开始旁白了的时候,他们才将将的返过神来。
 
    “哎呦喂!我说顾师傅怎么改唱小生了哇,就冲着这身扮相,谁t再让顾师傅唱老生,我就先跟谁急!”
 
    “就这样的长相,那必须要敞亮出来,让咱们这些老少爷们们也美美,看看!往后再提到京城的角儿中谁长的最好看的时候,也让他们见识一下咱们男人们的风采!”
 
    “就是!赏!大爷我赏喽!订戏的钱,你拿回去!”
 
    “谢谢爷!”
 
    这一场的改变要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。
 
    比唱工老生更加精彩的打戏,赏心悦目的外貌,终于不用压抑的嗓子,以及受众更广阔的热热闹闹的剧目,顾铮的小生,立刻就被场内的所有人给接受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104 雷水金的慌
 
    园子外稍微粗壮一点的枝杈上,坐满了塞得满满当当的人群,这些挣扎在温饱线最底层的人群,现在正享受着好心的园主没有去驱赶他们的蹭戏时光。为他们那枯燥的生活,难得的增添了一抹亮。
 
    下了工的雷水金,在伤愈复出的小跟班的陪同下,正摇头晃脑的看着场内的顾铮此时的翻滚腾挪,在看到精彩之处时,还免不了小心的拍着大腿,与周围树杈上的人一同畅快的叫好。
 
    周围的人都是如此,在这般欢乐的海洋中,唯独只有那个叫做顺子的小跟班陷入到了沉思。
 
    台上的这个小生,莫名的就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战栗之感,仿佛多看一眼,他的恐惧就会增大一分一样。
 
    看看那小生棱角分明的下巴,自带微翘的薄唇,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呢?那个把他打得还以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的,实际上手下留情,只是暂时昏厥的那个狠人顾铮呢?
 
    顺子既然是这么想了,向来都是找老大拿主意的他,他也是这么去问了。
 
    “水金哥,你看看底下那个小生,像不像咱们车行的那个刺头?”
 
    “嗯?我看看,被你这么一说,我怎么心里就突突突直跳呢?”
 
    曾经勇敢的直面顾铮的雷水金,被小跟班说的是越看越心慌,他像是安慰顺子,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:“应该不是他,那刺头可没台下那两下子,也没人家长的齐整啊。不说他了,不说他了啊!有这本事,谁还去拉黄包车啊。看戏看戏,你那都是错觉。”
 
    嗯,没错,自己的脑震荡还没好完全。
 
    被老大笃定的语气给鼓舞的顺子,兴高采烈的就将刚才的猜疑给抛到了脑后,却没有看到雷水金在听完了他的话之后,看向台上那个正在演出的人的眼神,都带上了几分的怀疑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树叉上的人暂且不表,盛宴终有落幕时,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。
 
    结束了戏的顾铮在后台坐的很是踏实。
 
    今天的顾铮并没有让彩凤过来送饭,一早出门时还特意嘱咐她将院落的房门关好,他可能会晚归。
 
    今晚的顾铮,要让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赧。
 
    看到了对方如同刚出了壳的毛小鸡一般的作态,顾铮就知道,这还是个没尝过女人味儿的初哥。
 
    “怎么?”顾铮的脸上带着戏谑,一把就搂住了郭言的肩膀:“有难处?没看出来啊,郭大少爷竟然还是个纯情的孩子啊。还是童子之身?是我的过错,我的错过,放心,我去那里也不是为了喝花酒的。我是为了找人。”
 
    听了顾铮的调侃,只听见了童子鸡三字的郭言,立刻就恼羞成怒的反驳了起来:“谁说我童子了啊?我跟你说,小爷我十三岁就开了荤了。我郭少爷是谁?你去四九城里打听打听。”
 
    “就光我爹和我娘给我找的通房丫头,不往多里说,那也是半年一个的往里边添。说我童子鸡,开玩笑呢!”
 
    看着对面脸涨的更红的郭言,顾铮努力的调整了自己面部表情,用认真无比的语气安抚到:“对,你郭少爷最厉害了,我昨儿个要的衣服你给我带来了吗?”
 
    “哦,”被问及到正事的郭言,赶紧就把手边的包袱给递了过来:“早知道顾老板你是要去逛楼子的,我应该拿件更有派头的衣服才是。”
 
    已经打开了包裹,开始往自己身上套的顾铮,却是十分满意的点着头:“不用,我看这件就挺不错,料子挺舒服,最主要的是大小合适的很。”
 
    得到了表扬的郭言有点小得意:“那是,这是我专门照着你的号码去成衣坊里现买的,就你这个头,我的衣服也不合适啊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